您的位置: 香港物流中心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胡懋仁丨汲取蘇聯教訓:防止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

2021-06-25 17:17:28 作者: 胡懋仁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蘇聯解體後,西方看着俄羅斯的笑話,只是慶幸在東方,一個原來的強敵垮掉了。而且現在的俄羅斯,在美國與西方看來,似乎就是一個軟柿子,他們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想捏成什麼樣就捏成什麼樣。

胡懋仁丨汲取蘇聯教訓:防止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

 作者:胡懋仁 

4、

【香港物流中心】

1991年9月,我去英國做訪問學者。同年12月,蘇聯宣佈解體。蘇聯解體後,我在英國的報章上看到西方媒體對俄羅斯的報道,仍然是多為負面消息。哪裏發生遊行示威了,俄羅斯經濟如何糟糕了,葉利欽要求西方援助240億美元了,否則共產黨就會重新回來了,等等。當時我看不太明白,覺得蘇聯已經都沒有了,俄羅斯也走上資本主義道路了,西方應該把俄羅斯當成自己的兄弟呀,應該更多地是報道一些他們讚賞的新聞才對呀。怎麼現在還是不斷地貶低俄羅斯,這畫風轉成這樣到底是什麼意思?

現在看起來,美西方當初就是要把蘇聯整垮,至於蘇聯垮台後的俄羅斯是不是就成了西方陣營的兄弟了,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後來的事態發展更為嚴重了。北約不斷東擴,已經把俄羅斯擠到幾乎沒有任何退路的地步。而且西方跟俄羅斯似乎總是沒結沒完,硬槓到底的架勢。

從那時起,已經過去了三十年,當時沒看明白的事,這會兒多少也能明白一點了。在資本主義國家之間,其實從來就沒有什麼兄弟關係。他們有的只是類似於商業夥伴的關係。商業夥伴,根本就不是兄弟。即使有人把這樣的商業夥伴當作朋友,那這樣的朋友也仍然是商業往來中的那種所謂朋友,説到底,都是利益關係,絕對不可能存在為朋友兩肋插刀的關係。

蘇聯解體後,西方看着俄羅斯的笑話,只是慶幸在東方,一個原來的強敵垮掉了。而且現在的俄羅斯,在美國與西方看來,似乎就是一個軟柿子,他們想怎麼捏就怎麼捏,想捏成什麼樣就捏成什麼樣。後來,葉利欽有點明白過來了,不能讓俄羅斯再這麼下去了。他找到普京,想要讓普京挽回俄羅斯的被動局面。

普京確實有兩下子,沒幾年的工夫,美國和西方就都嚐到了普京的厲害。俄羅斯完全放棄了原來對西方亦步亦趨的做法。為了俄羅斯的利益,普京不惜與美國和西方發生對抗。這讓美國和西方非常頭痛。所以。美國和西方現在對俄羅斯就是恨得牙根兒發癢,但也沒有什麼大的奈何。

然而蘇聯的解體,畢竟使今天的俄羅斯比起當年的蘇聯來,已經大為虛弱了。這一點,俄羅斯自己很清楚,美國與西方同樣也很清楚。所以,美國和西方雖然對俄羅斯和普京恨之入骨,但並沒有多看得起俄羅斯。

這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即使中國將來像現在某些中國人所希望的那樣,走上了一條資本主義的道路,但在美國和西方那裏,中國仍然不會有好果子吃。人家不過是更加強硬地欺負你,對中國予取予求,根本不拿你當回事。沒有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沒有了中國的社會主義道路,中國人再多,也是沒有牙的狗,對美國和西方不具有任何威懾力量。

所以,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特別是中國的青年人,已經看到了這一點。中國人要想在世界上爭得立足之地,不是跟着美國和西方後面跑,更不是走上一條某些人所幻想的一條發達資本主義的道路,那就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除此之外,中國無路可走。

為了中華民族的復興,為了中國的崛起,中國與美國西方的帝國主義進行博弈的過程還要經歷一個很長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一步都不能鬆懈,一點都不能掉以輕心,否則,中國一定會墜入萬劫不復的悲慘境地。

西方國家已經在討論如何在中國黨內培養一個戈爾巴喬夫的人物。看起來,蘇聯的戈爾巴喬夫是西方資本主義非常中意的一個人。在他們看來,如果中國也出一個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也把中國給搞垮了,那麼西方資本主義一定會天天笑得合不攏嘴。

準確地説,戈爾巴喬夫不是西方一手培養起來的,戈爾巴喬夫是蘇共二十大之後,在蘇聯所存在的錯誤的政策與環境中培養起來的。那時的蘇共,走上一條背離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道路,嚴重脱離羣眾,放棄馬列主義的基本原則,在官員中大肆推崇特權思想與特權待遇。在這樣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一大批蘇共官員,怎麼可能具備敏鋭的辨別能力,怎麼可能具備針對美國與西方資本主義不斷挑釁的強大的戰鬥力?戈爾巴喬夫,最後成了任美國與西方任意擺佈的木偶和傀儡,他的愚蠢和盲目自大,加上他頭腦裏早就被西方資產階級洗了腦,因此最後走出了宣佈蘇聯解散的昏招。

5、

【香港物流中心】

當然,在蘇聯面臨解體的最後幾年,西方特別是美國和英國,對於在蘇聯如何扶持帝國主義的代理人上台,他們也是下了很大的一番功夫的。他們利用媒體,從不同的方面稱讚戈爾巴喬夫是一個真正的改革者,他會帶領蘇聯走上一條真正的改革之路。當然,這裏的所謂改革,就是所謂“去社會主義”,就是要讓蘇聯走上一條資本主義的道路。當然,當時的蘇聯人希望自己走一條發達的資本主義道路,但美國與西方從一開始就沒有這樣的想法。他們就是要通過蘇聯走資本主義,而使蘇聯走上一條衰弱的道路,這才最符合美國和西方資本主義的利益。

戈爾巴喬夫上台之後,就不斷地開始削弱蘇共的影響,削弱蘇共的領導力量。面對西方資本主義的猖狂進攻,戈爾巴喬夫的所作所為就只是退讓,屈服,聽命於人。在帝國主義的兇殘面前,他沒有一點戰鬥力,而且根本就沒打算進行這樣的戰鬥。他的戰鬥就針對蘇共黨內,那些反對他搞的這些所謂改革的人和力量。簡單説來,蘇共的瓦解和蘇聯的解體,就是由戈爾巴喬夫和他那一幫特權階層既得利益者聯手搞掉的。

美國説要在中國培養一個戈爾巴喬夫的人物,無非也就是盼望這麼一個人出來,最終把中國共產黨與中國的社會主義從根本上搞垮。他們的這個目標從來就沒有放棄過。

如何防止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如果不想讓西方資本主義在中國找到如同戈爾巴喬夫那樣的代理人,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把我們的黨建設好。全面從嚴治黨是一個必須長期堅持的最為重要的關鍵措施。既然説,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那就要做好這樣的長期鬥爭的思想準備。

在黨的革命道路上,全面從嚴治黨從來就是一個絕對重要的一環。沒有對黨內非無產階級思想的批判與鬥爭,全面從嚴治黨就只能是一句空話。同時,沒有全面從嚴治黨,那麼敵對勢力一定會找到縫隙和漏洞來對我們的黨下手進行破壞。這是絕對必然的。

蘇聯共產黨的歷史上,就有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情況。開始要麼對自己的同志殘酷鬥爭、無情打擊,而後來就轉變成放棄黨內鬥爭,領導層成為共同追求特權利益的一個利益集團,從而在根本上摧毀了蘇聯共產黨的領導力與執政基礎。這個血的教訓,中國共產黨人永遠都不能遺忘。

全面從嚴治黨,就能防止赫魯曉夫那樣的野心家窺伺和覬覦黨的領導崗位,就能杜絕這樣的非馬克思主義者篡奪黨的領導權,就能防止戈爾巴喬夫那樣的非馬克思主義者藉機在黨內改變黨的基本路線和方針政策。

全面從嚴治黨,首先就必須時刻和長期對黨員和黨的領導幹部進行馬克思列寧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政治教育。對此不能有任何一點含糊,不能有任何一點忽視。這是決定黨的事業能夠千秋萬代地發展下去的最重要的關鍵因素。任何共產黨員,任何黨的領導幹部,如果對馬克思主義產生懷疑,都不允許進入黨的領導層和領導崗位。當然,對馬克思主義的堅定信仰,不是看他説什麼,主要是看他在做什麼。看他在關鍵問題和最基本的觀點上,是不是站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上,是不是能夠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是不是敢於和任何反馬克思主義的錯誤思想進行堅決的鬥爭。

全面從嚴治黨,還要堅持黨的宗旨教育。這就要求我們的黨員和黨的領導幹部,時時刻刻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放在自己一切工作的出發點上。在考察黨員和幹部的時候,就要看他們是不是真心地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高於一切的位置上。有的人雖然嘴上喊着要堅持黨的宗旨,但在實際行動上卻是背道而馳的。那麼這樣的黨員和黨的幹部,就不可能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更不可能真正地堅持黨的根本宗旨。

在考察干部提拔的時候,對於那些誇誇其談、阿諛奉承的待提幹部需要特別警惕。不能把這樣的幹部放在關鍵和重要的崗位上。戈爾巴喬夫是不是阿諛奉承之輩,還不是很瞭解,但他絕對是一個誇誇其談的幹部。而且,他經常在辦公室裏高聲朗讀西方媒體對他的誇耀之詞。他的個人品行可見一斑。同時,在考察干部時,要特別關注他們在羣眾中的口碑,不能只聽某個上級對這個幹部評價的一面之詞。

擔任重要領導崗位的幹部,要有寬廣的胸襟,要能聽取各種不同的意見,要能做一個帶好一班人的班長。這樣的幹部,對其能力的考察固然重要,對其品德的考察則更為重要。德行有疵的幹部,絕對不可提拔到重要的領導崗位上。

毛主席説過,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是要經過大風大浪鍛鍊的。在風浪中能經受住考驗的幹部,才是值得信任的幹部。在己巳風波中,有些已經作為待提拔幹部的候選人中,表現出沒有經受住風浪的考驗。因此,這樣的幹部被果斷地淘汰了下來。如果沒有這樣的淘汰,而讓他們真的去擔任極為重要的領導崗位的職務,那麼,對於國家的安全、對於國家的未來和前途,都是有較大風險的。

在中國,堅決實行民主集中制是非常必要的。要堅決杜絕黨政一把手的“一言堂”。黨內的政治生活,既需要充分發揚民主,也要有必要的集中。戈爾巴喬夫在執政後沒有有多久,就大搞其“一言堂”,而且只管自己到處發號施令,破壞了民主集中制。他拒絕聽取任何不同意見,在黨內獨斷專行,破壞黨的紀律。如果這樣的人擔任了重要的領導職務,那國家面臨的危險概率就會大大增加。

選擇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還需要關注他們在幾個重大問題以及重大時間節點上的立場、言論與表現:對於改革開放之後的思想解放鬥爭中,是否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否堅定地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對於中國革命的歷史偉人,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態度,對於那些對偉人進行誣衊和誹謗的言行,是否堅決反對並進行過堅決的鬥爭;對於己巳風波發生之時,有過怎樣的表現和言行,以及他們如何看待那場風波;對於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對於以公有制為主體的經濟結構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對於西方帝國主義掀起的顏色革命,有什麼樣的觀點;對於國內的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不是堅決反對,有無這方面的實踐;對於歷史虛無主義持有一個怎樣的態度,是否與歷史虛無主義進行過堅決的鬥爭,等等。

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鬥爭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雖然社會主義中國在不斷地發展壯大,但我們每一天都不能放鬆任何警惕,要堅決防止帝國主義的顛覆與破壞行為。這個任務同樣也是非常艱鉅的。任何鬆懈和麻痹大意都可以釀成巨大的災禍。

美國之所以要培養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因為他們也很清楚,中國要出問題,也是要出在共產黨內。他們早就打算,中國這個堡壘如果不從內部攻破,那是沒有希望的。他們寄希望中國堡壘內部的崩塌,寄希望於中國出現一個戈爾巴喬夫式的領導者。我們當然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我們應該有更為充分的思想準備,更為詳盡的周密的行動方針,堅決粉碎帝國主義的陰謀詭計與狼子野心。

蘇聯的解體,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蘇共能早點意識到問題的所在和問題的嚴重性,而且採取必要的果斷措施,或許也不會出現蘇聯解體這種悲慘的結果。我們就必須要吸取蘇聯的教訓,不能坐視這樣的危險的存在、潛伏和蔓延,一定要把問題的苗頭掐死。還是那句話,必須要發揚我們的革命鬥爭精神,發揚我們勇敢對敵的戰鬥精神。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崑崙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崑崙策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