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香港物流中心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張文木:毛澤東詩詞中的戰略思想(6)

2021-06-13 17:32:50 作者: 張文木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作為一個知識分子,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我覺得前所未有的光榮,這個時代是中國共產黨帶領我們創造的。我這樣説不是喊口號。這個思想的成長是經過反覆的,但是隻要遵循着唯物主義大道理,你就能前進。中國13億人民,你為他們的利益去奮鬥,很多事情你就能理解。

唯物辯證法是毛澤東戰略思想的重要核心

辯證法是毛澤東戰略思想最重要的方面。人可以餓死,也可以撐死。中國的“福”字説的就是這個思想。“福”的左邊“示”字旁,就是祈拜的意思,為什麼要拜一口田呢?一口田有兩個含義,第一餓不死,第二能消化。很多同志只看到不能餓死,但你要知道撐死也是死。中國這個字告訴你能消化得好才是好處,所以幸福的人是有消化能力的人,而不是能吃的人。“幸福”在西方叫happy,是一種快感(a pleasure),還有fortune,意思是發財,都沒有多少哲學含量。“幸福”在中國講的是有節制,不要過度。這很典型地反映出了唯物論和辯證法。咱們常説“有福之人善退財”,“知足常樂”,後者雖有點消極,但意思都是這個含義。

毛澤東很早就用這個思想指導戰爭。1927年8月,中共中央要求中共湖南省委發動以長沙為基點的湖南暴動,8月底,毛澤東就暴動範圍問題致信中央説:

【香港物流中心】

這還是“拉皮筋”的道理,皮筋拉長了就回不來了。路不是走遠就是好,是能回來才好。走遠了回不來,你就麻煩了。英國犯的是這個錯誤,美國犯的是這個錯誤,蘇聯犯的還是這個錯誤。圖片

27

治國理政最核心的能力是對唯物辯證法的把握。唯心辯證法基於概念間的對立統一關係,唯物辯證法基於資源有限性與資源需求的無限性之間的矛盾關係,誰都不可能無限控制資源。圖1反映了美國和蘇聯的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的變化,從中可以看出蘇美國力變化及其蘇聯失敗的原因。

中蘇聯和美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的變化曲線,最終交差點在1976年至1978年之間。此後蘇聯增長率下降,美國反升。此前蘇聯都是高於美國,為什麼1978年後蘇聯就不行了呢?我們現在有很多“公知”——“左”“右”都有,就是脱離實際,説蘇聯失敗在斯大林模式。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1978年後斯大林模式才不行,1978年之前斯大林模式就可以?還是柳宗元《封建論》中的那句話,“秦亡不在制,而在政”。蘇聯“亡不在制”,制度沒問題,在“政”,在治國理政能力上。戈爾巴喬夫與秦二世一樣,問題出在能力上。社會主義制度保障了蘇聯的高效運行,不相信的話就看今天的中國,為什麼中國的高鐵能發展得那麼快,最重要的是土地國有,否則高鐵成本會很高,地皮錢就受不了。1959年底毛澤東就注意到這一點,在閲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時,他批註道:“現在我們都不算土地的價值。土地是最基本的生產資料,經濟學家們最好能算算土地的價值。”

印度為什麼發展不起來?印度地皮是地主的,是“劉文彩”“胡漢三”的,過那些地要給錢。最近安倍去印度修高鐵,在印度高鐵投入的成本主要不是高鐵本身,而是私有制。2000年,我在印度尼赫魯大學國際政治系門前拍了一張照片;2017年12月,我的一個朋友在同一地點也照了相,兩幅照片對比,二十年了幾乎沒變化。為什麼?私有制。地主的收益是成本增長的主要因素,不是那幾塊磚,這是印度的問題所在。所以土地革命最重要,中國土改才有了公有制。2017年11月21日,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下台,主要原因就是他堅持土改。印度缺少革命,革命可以使土地能實現國有化。私有制不能動,私有制就把印度拖垮了。安倍儘管去,有多少錢,都砸給地主了,還不見效。

28

蘇聯有社會主義,GDP增長速度一直很高,撒切爾也説,他們幹不過蘇聯,得找代理人,最後找到戈爾巴喬夫。這是撒切爾在休斯敦的講話,她説戈爾巴喬夫虛榮心強,愛跟“公知”打交道,容易被利用。最後她斷言,蘇聯現在法律上還在,但事實上已經不存在了。講話時戈爾巴喬夫還在任上,撒切爾就斷定蘇聯要倒台。1991年12月25日聖誕節這天蘇聯垮了,國旗隨後也落下來了。1978年中美建交,蘇聯有了兩個敵人。日本也犯這個錯誤,主動跟美國打,把美國打到中國這一邊。蘇聯把中國逼到美國這兒,儘管美國的GDP沒高到哪兒去,蘇聯卻直線下降。原因是什麼?誰也不能跟兩個國家打,“身體”再好也不行,1+(-2)=-1,就是這個孩子都明白的道理,文憑太高了就忘了。網上常有“犯我大漢者,雖遠必誅”,説説可以,不能真這樣。毛主席歷來不打遠仗。遠出打仗要有資源持續遞進,鋪戰線如同拉皮筋,皮筋長了就撐不住。皮筋拉得越長,回來的力量就要比出去的更大,那時候就崩潰了。日本人就犯了這個錯誤,所以日本人的失敗是肯定的。毛澤東為什麼知道呢?他懂辯證法。

同志們想想,1935年底,當時只率有八千多人馬的毛澤東,竟填寫出張力如此磅礴、戰略平衡把握如此之好的詞,這不是“政治詩”又是什麼?1958年12月21日,毛澤東批註説:“崑崙,主題思想是反對帝國主義,不是別的。改一句,一截留中國,改為一截還東國。忘記了日本人是不對的。這樣,英、美、日都涉及了。別的解釋,不合實際。”毛澤東説的“反對帝國主義”,不僅只説當時的日本,也是在告誡中國將來也不能搞帝國主義。

1936年初,紅軍準備東征,毛澤東填寫《沁園春·雪》,這首詞真厲害,把蔣介石的老臉都掃沒了。為什麼呢?“欲與天公試比高”,八千人,飯還沒吃飽,就要跟天公試比高。圖片

29

【香港物流中心】

大家如果在飛機上向下看甘肅大地,眼前的高原地貌彷彿是一羣羣雄奔的大象,如果是雪天,那就有“原馳蠟象”的印象。但這個都不重要,重要的在“言志”部分:圖片

30

【香港物流中心】

毛主席的這首詞,讓蔣介石很難堪。因為蔣介石標榜封建道德,其部下多以“兄”相稱,辦公室的訓詞多是忠、孝、節、義。可這些在毛澤東詩詞中卻成了“略輸文采”和“稍遜風騷”,就是能征善戰的成吉思汗也成了“只識彎弓射大雕”,最後“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指向就不言而喻了。1945年10月,這首詞在重慶發表的時候,可以想象蔣介石氣急敗壞成什麼樣子。蔣介石一天到晚讓部下“忍”,毛澤東對自己的幹部講革命理想;蔣介石滿口“仁義禮智信”,可在毛澤東這裏講“為人民服務”。延安整風期間,毛澤東強調“改造我們的學習”,強調“實事求是”“杜絕空談”,其二者境界高下,判若泥雲。蔣介石還找人試填詞,試圖壓過毛澤東,結果也是圖勞。

毛澤東是在什麼樣的條件下寫這首詞的呢?我到延安去看了,1936年2月,毛澤東就是在一張小桌子上寫的《沁園春·雪》,我們可以想象當年毛澤東的寫作條件。想想都慚愧,我們今天還有一些學者由於沒有課題費而不認真研究問題。為錢是永遠寫不出好東西的。我們要想遠一些,不能叫我們未來的孩子光知道19世紀有哪些學者,20世紀有哪些學者,21世紀有誰呢?這得靠我們苦幹!知識分子要有脊樑,要擔當這個時代,這是應該要做的。我們不能光讚美古人,那今人怎麼辦?今人不能做得比古人更好,但至少也不能太差;不能光批判而不建設、光讚美而不傳承。這些僅靠課題費解決不了問題。當然課題費是必要的,可以組織人,但真的不能作為人創作的動力。毛澤東寫《論持久戰》也沒到哈佛去查資料,什麼都沒有,沒必要。毛澤東在延安能寫出《論持久戰》,我們的研究一定要紮根自己的本土,寫中國的東西,這就是“中國學派”的特點。為中國人民服務,為中華民族服務,中國人不想欺負別人,但絕不能叫一百年前喪權辱國的事再發生。

我們説強國,絕不是逞霸。強不在霸,強在維護自己的利益。我們在台灣的主權目前只是理論上的,實際上還沒有收回,這都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中國人只是想跟西方人平等,要“環球同此涼熱”,沒有想要更多的東西。我們要有這種精神。

31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李毅看世界
1 2 3 4 5 6 7 8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